想到我就好

56-60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56-60

    56

    晴天霹雳

    “我威胁他说,如果他还继续要妳帮他,我就告诉希蕊事情的真相。”在我已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开口了。

    “然后呢?”这个,我的确在心里有个谱了。

    果然不住所料。但是,路肯的大反应让我直觉认为,还有其他较为重要得不能让我知道的事。

    “没有了。”

    “尤路肯!你是以为我这么好骗的?你大哥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妥协吧?”

    “大哥是不受威胁。他转而威胁了我。”

    “说也要告诉何语蔷?”那,应该是尤路温胜出。但是,尤路温明明说路肯威胁他。“还有其他的吧?应该还有什么你成功威胁了他吧?”

    “乐儿,即使妳知道了,又能怎样?”路肯有着明显的慌张。

    “即使不能怎样,我也要知道!”

    “我说,如果他说了,我就让张世笙没这份工作。”

    “所以,他答应了?为了张秘书?”

    “张世笙是他多年的好友。即使知道他背叛了他,他还是留着他。大哥一向心软。”

    “就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多严重。”发现路肯没有说话。我挤出笑容说,“其实,你是怕我知道你为了何语蔷才威胁他吧?说真的,你G本不用在意。我知道你始终还是不能放下她。”

    “乐儿,事情不是妳所想的。”路肯欲言又止。

    “你的心里,还是有她。不,或许,是G本只有她而已。”我苦笑,“路肯,你知道吗?其实,我们不必再继续互相欺骗了。你爱着何语蔷,我知道,你不需要假装不是的。因为你G本不会掩饰,也G本掩饰不了。你每一次都让我发现,而且这种发现,更伤人。所以,我是认真的,我有路森,真的够了。就让我们维持挂名的夫妻好了。”

    “我就是怕妳会误会。”路肯似乎真的很生气。

    “误会?路肯,这不是误会。这是非常清楚的事实。你不爱我,不能爱我!为什么又要给我希望!”我真的打算相信他了的。

    如果不是那时候看见他没有拒绝何语蔷的靠近,如果现在他不是刻意隐藏了对何语蔷的在意,我真的决定相信他了的。

    “如果妳以为这样就可以离开我,是不可能的!我不会让妳离开的!”

    “路肯,我记得可梨说过,你最讨厌你爸爸的多情。但是,你这样,和多情G本没有分别。你爸爸,至少老实,你呢?要我不离开,是不是也是喜欢上我了?”发现他惊讶地看着我,我苦笑,“或许,你觉得我自作多情了。但是,过去一个月多里,你真的让我觉得你……至少有点喜欢我了,才不让我离开的。”

    “我是真的不想妳离开。”

    “但是,你却以爱着何语蔷的心,来要我不离开。”

    “乐儿,妳呢?妳不也爱着路森?”

    顿时无语。

    对啊!我是爱着路森。

    和尤路肯大律师辩护?G本不能有胜算的。

    ??????????????????????????????

    “乐儿,妳是不是怀孕了?”晚餐时,大妈突然在餐桌上问。

    “啊?我……?”不可能吧?

    “我觉得妳好像都不吃鱼了。”

    “哦!没有啦!”原来是这样。我笑着回答大妈,“我是觉得鱼腥味有点重。”

    “是吗?那妳最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

    “我……”天!好像结婚至今,我的月事……

    “以前,我有了路肯的时候,不但不能吃鱼,而且,我变得很爱哭呢!”

    “妳向来就爱哭。”爸爸笑着对二妈说。

    “不是。有了路肯时,一点小事都让我哭的。”

    “这个乐琦倒是有。”路森夹着香菇炒蛋给我,对我眨眼,问,“乐琦,妳不会是怀孕了吧?”

    “好了!路森,别逗乐儿了。”三妈笑着,“不过,乐儿,妳要注意些。尤家的男人,都不是普通的。”

    “这倒是。看爸爸和大哥就知道了。”可梨笑着说。

    “尤可梨!有小孩在,说话斯文点!”

    “知道了!”

    天!不会真的是怀孕了吧?我真的变了好爱哭……

    “那乐琦,妳有没有怀孕啊?比如月事没来了?”在我以为话题已完结时,希蕊突然又开口。

    “我……”

    “明天到医院检查一趟吧!”路肯突然出声,“我带妳去。”

    “不,不必了。”我如果怀孕了,孩子会是路森的吧?由路肯带我去,不是太奇怪了?“我改天自己去就好。明天还要拍照。”

    “下午我带妳去。”

    “我自己去。”路肯怎么这么固执?

    “乐儿,妳就让二哥载去吧!”

    “就是啊!不然,我陪妳去?”

    “不用!”我摇头。拒绝希蕊。“我和路肯去就好了。”

    ??????????????????????????????

    “乐儿,妳变得好敏感……”路森吻着我的颈项,令我难受地颤抖。他笑着M向我里面,“妳已经就湿了。”

    “路森,别逗我……”一向急切的路森突然一改,变成挑逗者,我有点无法承受。自我们冷战后,他每一次都快且直接,今晚的他,似乎打算走缓慢路线。

    “我怕伤到了孩子。”他含住我右边的R头,含糊地说着。

    “还不确定……啊!”路森突然进入了我,快速的进出。“啊……唔……”

    “孩子一定是我的。”

    “我知道。我是说,还……还不确定……有没有孩子。”知道他误会了而凶猛地进攻,我忙抓住他的肩膀,希望能减低他的冲击力地解释。

    “一定会有的。明天,我和妳一起去?”

    “路肯会陪我。”他突然摩擦到我突起的点,令我忍不住呻吟。

    “好美。我的乐琦好美。”他说着,又从已经减慢的速度再次加快起来——

    ??????????????????????????????

    “太好了!真的有了我的孩子。”到了停车场,路森的兴奋并没有比刚才在医院时减少。他一路拢着我,无视于路肯的黑脸。

    我可以看得出路肯在生气。从医生宣布我怀孕已有七个星期,那是和路肯之前后,他就一直这样。

    我不肯定他生气是因为我身为他的妻子,却和他的弟弟有了孩子,还是生气路森不顾他反对地要来医院。他的确从早上出门时,就是这副黑脸了。

    路森把我送到后座,说我是孕妇,一定要做后面,而且,坐在驾驶员后面最安全。这逻辑我听得似是若非,但,也只能照办。

    路森在一路上似乎很兴奋,一直说要给孩子取名字。

    至于开着车的路肯,却还是副似乎等着决斗的脸,看着前方开车。

    “要直接送你们到公司?”

    “送我去就好了。”路森转向后面,对我说,“乐儿,妳就跟路肯一起回家休息,好吗?”

    “我今天有照要拍。”这是上星期就定好的。我不想缺席,“还是到公司去吧!”

    “由路森跟他们说。妳还是回家吧!”路肯透过望后镜,看着我,对我说。

    “我怀孕还都不到两个月,你们是不是太紧张了?”有点受不了他们两个的反应过度,忍不住大声问。

    “我的乐琦乖,妳今天就休息吧?”

    “好吧!”看着路森苦苦哀求的脸,我似乎也拒绝不了路森了。

    放了路森后,路肯就载我回家。

    一路上,他并没有说开口说话。而我,也不知如何打开话题。

    放下了我,他就直接把车开走。

    是忙吗?如果是,早上路森要载我去时,他G本就该答应而不必跟去的。

    “乐琦,妳回来了?”我一进门,希蕊就从沙发走向我,问,“怎么样?怀孕了了吗?”

    “森不是跟去吗?怎么没回来?”

    “他到公司去了。”回答了何语蔷,不自觉地避开了希蕊的问题。

    不知为什么,要请口说出怀孕,而且不是自己丈夫的孩子,好像有点内疚感。

    “二妈要妳回来时,要妳去花园找她。”何语蔷看来有点失望,“森有没有说怎么回来?”

    “他没说。”对于何语蔷一直追问路森的事,我有点不爽,“我先去找花园了。”

    “乐儿,快进来。医生怎么说?”我才到花园,面向外的三妈一看见我,就向我招手。

    “我怀孕了。”

    “真的?太好了!”二妈兴奋地保住我。

    “但是,孩子是肯小子,还是森小子的?”

    “大姐,妳怎么这样问!”三妈非常尴尬。

    “我是实话实说,路森不是乐儿的男人吗?而且,肯小子向来很少听他对房事热衷的。”

    “是路森的。”既然大妈这么开门见上了,我也不想隐瞒。

    “真的?”三妈似乎感动得快哭了。“妳确定吗?”

    “确定。”我点头,内疚地转向二妈,“对不起,二妈。”

    “不,不是妳的错。是我的路肯不会珍惜妳。”

    “那个语蔷的确是个诱惑。”大妈点头。

    “大姐,希蕊也是。”三妈提醒。

    “对了,乐儿,妳能不能帮我一件事。”

    “什么事?”不知为什么,每一次和大妈谈话,我都有点害怕的感觉。

    她不会是对我提出和尤路温一样的帮忙吧?

    “其实,我知道有点过分,但是,既然妳都和森小子那样了,不如,妳也帮忙温小子。”

    “大妈,我不想骗希蕊。”

    “不是骗。”大妈摇头。“还有两星期希蕊就要走了,我只是要妳帮个小忙,让希蕊走得安心的。”

    “什么忙?”无奈。礼貌地提问。

    “就是明天和温小子两个人到P岛住两星期。”

    57

    诱惑啊

    “大妈,这G本太奇怪了!”我忍不住反对地大喊。

    “对啊!大姐,这有点过分。”二妈摇头。“乐儿被路肯这么冷淡对待已经可怜了,妳就别让她再受折磨了。”

    “怎么算是折磨?搞不好温小子真的喜欢上她。”

    “等等,大姐,妳的意思是……要凑合乐儿和路温?”

    “三妹真是聪明。”大妈点头,拉着我的手,说,“乐儿,妳都不介意和森小子一起了,不如,妳试着接受我的温小子?”

    “大妈,这个……有点太不合常理了。”

    “有什么不对?他们的爸爸都有三个老婆了,妳有三个老公,也不为过。”

    “大妈!”虽然一直怀疑她们知道了我们三个维持了三人的关系,但是,被大妈没有掩饰地说出来,难免有些尴尬,我不好意思地推卸责任,“其实,是路肯和路森两个……”

    “妳不需要解释,我不怪妳,也不责怪他们。”大妈笑着说,“我反而感谢老天让他们和我们三个一样,有着不妒嫉的心。所以,我这才好开口,要妳的帮忙。”

    “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对。”不妒嫉的心?那是因为对我没有爱吧?

    “有什么不对的?妳做得很对。”大妈摇头,拍拍我的手,说,“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一起没有不对。”

    “更何况,是我的路肯对妳没心。乐儿,妳没有错,真的。”

    “其实,我们本来也打算当做不知道你们三个的关系的,但是,看见妳每天这么不自在于妳们三个的关系,我们只好决定和妳说清楚。”

    的确,在长辈面前,我的确尽量地避开了和路森太过亲密的接触。

    “和温小子到P岛,却是我临时决定的。”我发现大妈真的是非常认真的,“乐儿,妳就帮帮我,怎么样?”

    “但是,和尤路温一起到P岛两个星期,还是很奇怪。而且,路森他……或许不会答应。”

    即使不妒嫉,但,也有在意我和其他男人想出吧?路肯或许真的没意见,但是,我对路森,至少有一些信心的。

    “我会让他答应的。”大妈非常有自信,“如果森小子点头,妳是不是没意见?”

    “我……”叹气。

    的确啊!如果路森答应的话,我实在没有理由拒绝大妈了。尊老也好,内疚也好,感谢的心也好,还是不应该拒绝。

    “但是,大姐,路肯的方面……?”三妈有点迟疑。

    “肯小子?他眼里只有那个语蔷!”大妈笑着问,“乐儿,妳说是不是应该给肯小子一点教训?”

    “教训……?”给路肯?

    “他不是不在乎妳吗?妳就和温小子单独相处两星期,看他是不是真的这么不在意?”

    “应该是不在意吧!他都不在意我和路森了。”我苦笑。

    “妳错了!乐儿,路肯很在意他大哥的。如果有谁对于他有威胁的话,那个人就是路温。”二妈笑着说,“乐儿,和路温去P岛吧!我也赞同给那个呆头一点教训!他反对我也会逼他答应。”

    “二妈,路肯可能像大妈说的,G本不在意,怎么可能反对。”二妈是不是高估我了?

    “那,乐儿,妳是答应了?”

    “是。只是一起两星期,我可以的。”我点头。

    可能会刺激路肯对我的在乎。不过,可能X或许是零点零一。

    我不能拒绝一直帮我隐瞒我们三人不论关系的长辈。更何况,二妈也答应了。

    尤路温对我没有兴趣。我十分确定。所以,我实在不需要自以为是美女地乱C心。

    如果只是相处两个星期就可以成功帮到大妈和尤路温,那的确比之前那个欺骗希蕊的方法来得好。

    也是关键之处。或许,占有欲强的路森不会答应让我去。那,我就什么也不需要担心了。

    ??????????????????????????????

    事实证明我错了。

    当大妈在餐后叫他们三兄弟来书房,然后宣布了早前对我说的决定时,反对的,竟然是路肯。而路森,他竟然答应了。q

    01234保护版权!280347.852632565

    “大妈,我没有理由让我的妻子跟大哥单独相处的。”路肯抓住我,问,“乐儿,妳也不赞同的吧?”

    “路肯,路森也答应了。”二妈小声地开口。

    “妈,路森不是乐儿的丈夫,他当然不在意。”路肯摇头,“总之,我是不会同意的。”

    路肯他怎么这么坚持反对?是因为真的在乎我?还是因为对我的承诺?还是,怕我帮了尤路温,而造成他和何语蔷之间的难题?还是,真的像大妈说的,他很在意尤路温,所以才反对?

    我转向静静坐着不出声的路森。他怎么会这样?白天不是还因为我的怀孕而高兴的吗?现在呢?他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我实在不能理解。路森怎么会答应的?但,相对的,路肯的反对,却是让我非常感动。

    好累。一直猜着他们两个的心,好累……

    “肯小子,乐儿已经答应了。”

    “乐儿,妳真的答应了?”

    “只是当去度假。”我笑着回答一脸慌的路肯。

    现在,即使路肯反对,我也会去了。因为,我心里,非常不能理解与接受路森的背叛。

    “妳说不想的。”路肯指责。

    “我知道。”我知道他也绝对认为我背叛了他。“只是两星期。”

    “两星期也不准!”

    “路肯,琦儿答应了。”路温扯开路肯抓痛我手臂的手,“你又凭什么反对?”

    路肯更生气了。他扫开路温隔在我手臂的手,把我从书房的沙发上拉起,“很晚了。我们要回房了。”

    “路肯,乐儿她答应了。”二妈在我们走出书房门前,提醒。但,路肯没有出声回答,直接把我带回了房间。

    关上门,路肯把我抱进怀里。

    “乐儿,今晚,到我的房来?”路肯的语气有着不确定。

    “好。今天是星期五。”我的确是该在他房里的。他的突然礼貌问话,让我有点惊讶。

    “乐儿,难道对于到我的房来,只有这个理由吗?”他松开了手,问。

    “路肯,你……怎么了?”他没有说话。我不禁有点内疚。“你在生气吗?在你帮我拒绝尤路温的时候,我却答应了。所以,你生气吗?”

    想来想去,这个理由占最大的可能X。

    “乐儿,我帮妳按摩吧?”他转开了话题。把我带到他房间,锁上了门。

    “路肯,只有两星期,我也帮过你……”发现路肯真的很不一样,我只好找理由解释。

    “两星期。”路肯点头,没再说什么。

    而我,也不再多说了。任由路肯把我当女王般地服侍按摩。

    ??????????????????????????????

    “我们一起睡。”一到P岛的公寓,路温就宣布。

    “好。”对于尤路温的话,我除了点头外,却也不能像个害羞女孩般反对。

    这间套房,比我预期的小好多。只有一间双人床房,一间小浴室,一个小客厅,一个小阳台,真的好小。让尤路温还是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两星期,都不公平。

    “哼!妳这女人还真习惯和其他男人同床。”尤路温的语气带着不容忽视地嘲弄。尤路温走向我,把我堵在墙和他之间。“妳不是不在意和自己丈夫的弟弟上床吗?那哥哥呢?应该也不介意吧?”

    “别……这样。”虽然讨厌他恩将仇报地嘲讽,但这么近距离看着他咖啡色的眼睛,我的心跳竟然急促了起来。

    “妳这种身材,怎么留住男人?竟然让路肯强烈地反对妳来?”尤路温的手隔着短上衣和内衣M上了我的X部,抓捏。

    “你……放开我……”在我难堪地挣扎下,他单手把我的双手制止在墙上。他的另一只手探进我的短裙,穿过我的内裤,伸进我已湿润的地方——

    “琦儿,是男人,都可以吗?”他贴着我的耳朵,声音很沙哑地问。

    “嗯唔……”除了呻吟,都无法反驳。明明被侮辱着,明明讨厌他的。但是,进入我里面的中指与食指却令我想要跟多,加上拇指摩擦着我小核的折磨,令我无力地靠在他身上呻吟。

    “当初我怎么会想要教妳诱惑男人?”尤路温抓住我的手贴向他已经膨胀的裤子前头,“妳G本就是个诱惑。只是听着妳的声音,它就已经是待发状态了。”

    “尤路温,你别这样……”我挣扎,想移开我的手心远离他的欲望。

    “妳是在和我索吻吗?”我不明白他怎么还能笑着。

    “尤路……,路温,你先放开我。”我的声音怎么这么无说服力?

    “我要妳。琦儿,妳也要我吧?”路温舔着我的耳朵,“琦儿,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人知道的。”

    “不能的……”我摇头。和路肯与路森一起已经把我搞混了,怎么能再加上这个路温?

    “琦儿,只有两星期。回去后,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路温的手指又开始了进出,诱惑着我,“琦儿,多我一个,不多。我是他们的哥哥,对我真的这么残忍?”

    “真的……只有两星期?”我呻吟。我知道自己一定会后悔的,但是这一刻,我真的好想要他——要这个男人!

    “两星期。”路温笑着说着保证。然后,他把我牵到卧室,把我推躺在床上。对我露出令我不禁一颤的笑容,然后,就自己脱着衣服,走向我。

    路温不是我第一个看见的裸男。但是,和路肯与路森相比,路温的古铜色皮肤,令我下面忍不住一缩。

    我吞了吞口水,把视线转下到他的……天!

    “等……等!”我看着他的欲望。我摇头,“不能的……太长了。”

    我从没看过这么长的。太可怕了!

    “我还知道如何和女人做。可以的。”路温苦笑,把我推回躺下。然后把我光。再把我放在他身上,问,“琦儿,妳骑过马吗?”

    58

    幼稚的男人

    “骑马?”摇头。不解他的离题。

    “我让妳骑,妳想不想骑?”在我回答前,路温笑着把我的臀部抬高,声音有些急促地对我说,“妳以自己能承受的程度坐下,再移动。

    “我?”我吞着口水,问,“要我……坐下?”

    看着路温点头,我突然觉得兴奋。这……还是我第一次有主动的机会。

    我看着仰视我的路温,终于,好奇心与欲望战胜。我把臀部慢慢地往下,慢慢地把硬又长的欲望含进去。我慢慢地下到一半,就往上移,再往下。在适应后,又多了一寸地往下移。

    俯看着路温,看着他不再冰冷的脸,因有点压抑而变红的脸,似乎更刺激着我。

    我再往下,直到完全地包容了它。那种窒息感令我呼吸困难,我无力移动地倒睡在他身上。

    在我还没储好氧气时,路温突然翻身,把我压在他身下,开始像路肯那样,chu鲁地移动。

    那种太深入的感觉,虽然难受,却令我有着不一样、没经历过的快感。在他的急切下,我也不失色地抬高身体回应他。直到,我们一起达到天堂似地?喊——

    ??????????????????????????????

    “路温,你在想什么?”看着尽管早夕相处十天的男人,我发现我还是不大了解他。他的脸上,常出现我无法理解的悲伤。

    即使他一直和我保有那种关系,但是我还是无法了解他内心。

    是的。十天里,我们都维持着那种不伦的关系。

    我是无法拒绝他了。他轻易地就挑起我的欲望,他有着比路森还熟练的技巧,常把我逗得是我在要他。有时,只是看着他,我也会想要他。是因为怀孕了,而变得Y荡吗?

    至于路温他……我可以理解他要我的心理。因为我是第一个完全容纳他的女人。在他满足时,他会喃喃说我是令他觉得完全的女人。但是,除了那关系,我和他……还是陌生人。

    “琦儿,过来。”路温向我招手,要我到阳台去。

    “怎么了?路温,你在想什么?”坐在他身边,发现他还是出声,我再次问。

    “女人怎么都会背叛男人?”路温以这幅受伤的脸,问着令我生气的话,令我不知该对他生气,还是给予安慰。“琦儿,她怎么能同时说着爱我,却和别的男人上床?”

    “你在说……希蕊?”他……不会是爱着希蕊吧?如果是,希蕊也爱着他,那——

    “她是我唯一想娶,真的想要的女人。她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还找上我的朋友?但,现在她又是做什么?为什么还每年回来找我?”

    看着小桌上的十几个酒瓶,我才发现原来他喝了酒。每天都有不少女人送酒、送东西给他,看他都原封不动的,我还以为他打算带回去,哪知道这些酒他都拿来喝了。

    “希蕊她也爱着你的。你也爱着他,不是吗?”我制止他伸向酒瓶的手。

    如果他们相爱,我实在不想看他们因误会而没有在一起。

    “妳错了。我不爱她。我是恨她。”

    “你如果不爱她,就不会恨她。”发现他没出声反驳,我再接下去。“其实,希蕊她不是要背叛你的。她是太高兴地庆祝要和你结婚,喝了酒,才会……那样的。你应该谅解她,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一起,她也不愿意的……”

    “不愿意?不喜欢的男人?”打断我,路温突然转向我,脸上不再像刚才的脆弱,而是他惯有的冷漠,“琦儿,妳喜欢我吗?妳和我上床,心里真的有难受?有不愿意?我怎么看不出来?”

    对于路温的指控,我无法反驳。

    是啊!我的确是非常乐意,甚至在这十天里,都无法离开,也无法拒绝他。虽然肯定没有爱着他像对于路肯和路森那样的感情,但,就是无法自制地要他。

    “我是很愿意。”点头承认。但不甘地反驳,“你如果不愿意,就别碰我啊!不然,你也和我不相上下!”

    “这里只有妳一个女人。我不愿意,也得将就。”

    可恶的嘴巴!

    “外面那么多女人等着你。”每天和路温到外面时,都有许多女人和女孩对他露出兴趣与大胆地挑逗。“你只要走出去,就有十几二十个女人给你选了!”我站起身,“你慢慢地沉思吧!我要到外面走走!”

    真是的!我自己都有多少个烦恼了,好心帮他开导谈谈,竟然被损。

    其实,从来到P岛到现在,我们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的电话从一来这里,就被路温拿走了。他说,不想我因联络而让希蕊知道我们的假装。但是,那一拿,我也和路森与路肯没有了联络。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想开口跟他要电话。在我和他是那种关系的时候,我不想。

    “乐儿!”

    “路肯?你怎么在这里?”我惊讶地看着站在我面前到路肯,“是大妈要我们提早回去吗?”

    “妳怎么一个人?大哥呢?”

    “他……在里面。”说不出口我们吵架了。我转开话题,期待地问,“路森也和你一起来吗?”

    “妳和大哥……”路肯的视线停在我颈上,皱眉,又说,“带我去公寓吧!”

    “哦!好。”其实,看见路肯,我真的好高兴,我拉着他的手,边往回走,边问,“今天你怎么会来?没工作吗?”

    “妳看来过得很好。”

    “哦!”路肯好奇怪。都不回答我的问题。他怎么了?

    “路肯?你怎么追到这里来了?”我一打开门,站在门口的路温就问我身边的男子。

    “我是来度假的。”门才刚关上,我就听见路肯宣布。

    “度假?”我和路温惊讶地同时大声回问。

    “路肯,你在开玩笑吧?”路温摇头,“你不是这么离不开你的老婆吧?”

    “我是联络不到我的老婆。”路肯皱眉,看着路温,“我不相信这里的收讯这么差。”

    “琦儿的电话,我收起来了。”路温依然笑着回答。

    “你凭什么?”路肯生气地扯着路温的衣领,“那是她的电话。”

    “路肯,你别生气。”其实,没有跟路温拿回,我也有错。“路温是怕我和希蕊讲电话而露出破绽。”

    “路肯,你现在,就像个妒夫。”

    “路温,你别逗路肯了。”我觉得他们两兄弟怎么都好像喜欢看路肯生气。我转向路肯,拉着他的衣袖,“路肯,你刚才说要度假?这里吗?”

    “怎么?不欢迎我?”路肯终于松开了路温,看着我。

    “不是。只是,这里只有一间房。”而且,好像没有地方可以住下了。

    “我不睡客厅沙发。”

    “我更不可能。”

    “你这是算什么?说好了琦儿帮我两星期,你是来搞破坏?”

    “我看不惯你利用乐儿来达到你的目的。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你的。”

    “所以?你的妻子就可以利用?”路温把我拉到他面前,“你也利用了琦儿,别说得一副为琦儿着想。”

    “乐儿,是我的妻子。”路肯把我抓回来,紧紧地揽着我的肩膀。

    “我知道我是。”我苦笑。叹气。“你们都不比争了,我会继续帮你们就是。还有四天,就让我继续帮着路温吧!”

    “妳在赶我走?”

    “不是。”被他一问,我心里不禁一揪。我解释,“只是,这里真的无法住三个人。”

    “听清楚了就回去。”路温笑着说,“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四天后,我们会回去的。”

    “我住下。”

    路肯的固执令我不知如何劝说。

    我点头,向卧房走去。住的问题,就让他们两兄弟私下解决好了。

    我真的不知道路肯打算做什么,而且也好怕知道。因为,他让我觉得他好像真的在乎我而不想离开。好怕这种该相信他,还是不该去理睬他的感觉。

    ??????????????????????????????

    “你怎么进来了?”看着走到我身边的路肯,本来已经睡在床上的我,坐起身问。

    其实,我大概理解他为何这么紧张而要住在这里的原因了。刚才我冲凉时,查看了我的颈项。原来,有路温早上,或是前几天留下的吻痕。路肯大概看见了,才会想住下而阻止我和路温单独相处吧!

    “乐儿,妳真的要我回去?”

    “我已经答应住十四天了。”为什么路肯要以一副我欺负了他的可怜脸孔对我?

    “那就让我也住下。”背被抱紧。

    路肯似乎越来越喜欢抱我了……

    是没有安全感吗?

    “路肯,你也知道我和路温……那样了。你就别管我了。回去吧!家里,不是还有何语蔷吗?”提起何语蔷,是想让自己清醒,也是想提醒路肯他爱的不是我。想到没来这里的路森,我试探,“路森一定被她缠住了吧?”

    “乐儿,我和语蔷是不可能了。”我后背的力道又加紧了几分,“是要报复我也好。但别让我回去……”

    “我怎么能相信你?”叹气。知道自己又被说动了。无奈。“你真的要我相信你喜欢我、在乎我,甚至,是爱我吗?”

    “乐儿,是我伤妳太深,还是,妳真的这么残忍?这么久了,妳还是……”路肯的声音有我第一次听到的哽咽,“乐儿,即使不相信也好。但,至少,别离开我……”

    番外-尤路温

    尤路温

    曾经以为爱一个人就是永远。但得来的,却是背叛。

    从没想过要原谅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即使那个女人甘愿牺牲自己的青春为他生了一对儿女。

    梁乐琦对他而言,只是个Y乱的女人,但却是他两个孩子最喜欢接近的人。这一点,令他开始对她加以注意了。但这一注意,却令他无法忽视她。他不了解这不合常理的现象,也觉得不安地马上停止了她的一切接触。

    无意中发现梁乐琦嫁给了二弟,却上了三弟的床。他再次对她充满了好奇。

    这种女人,如果是美丽像希蕊,他无话可说。美丽的女人生来就是背叛男人。但这女人没有希蕊的美貌或二弟一直迷恋的何语蔷那诱人的身材,却令他的两个弟弟为了她,宁愿做男人最无法接受的事——分享一个女人。

    他可以把他们的做法视为满足欲望。但是,像她这种身材的女人,可能吗?

    分享女人这种事,不只他的自尊无法接受,也因为是这个身材和容貌的女人,令他再次避而远之。但希蕊的回国,令他不得不找这方便的女人帮忙。本是简单的事情,但路肯的强烈反对与威胁,却令想探讨研究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因此,在三个妈妈打了电话通知他说,要他和这女人单独相处两星期时,他答应了。

    然而,这两星期的相处却改变了自己。

    他本想把这没廉耻的女人当作这漫长十四天里的泄欲工具,但要了她一次,却如吸了毒品,她和自己,太适合了,让自己第一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知道这只是欲望。男人始终需要女人来满足身体所需的。但路肯的不守约定,找来这里,却令他心里不舒服,似本属于自己的宝物,就要物归原主了。再看着她以爱的眼光对路肯,他迟疑,也终于投降了。只要一想到这女人回去就不再属于自己,他气,却无他法。

    就让自己成为她眼中的只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威胁她的男人吧?

    即使威胁才能留住她,他也要留住。

    这女人,即然没有道德观念和两个男人同床,多他一个,又如何。

    既然自己不爱她,她也不爱自己,那长期和其他男人分享这个女人,对自己绝对只有益无害。

    反正,他向来就是个没心的男人。分享女人这伤天败理的事情,又怎么能少了他?

    59

    无奈

    “我没有离开。我不会离开你的。”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能离开?身,心,思想,都不健全了。

    不知是不是有了我的保证,路肯才放松了心情与J神。我竟然听见他的大呼声。

    我吃惊地轻推开他,双手抵着他的肩膀,发现他垂下脸睡着了!我慢慢放下他的身体在我右手边,小心不让他太过接近床边沿,再把我的枕头给他。

    看着他天真孩子气的脸孔,了解他真的累坏了。为了我。竟然是为了我!

    记得之前他也是为了何语蔷不眠而最后虚脱地在我面前睡着了。那时候,我羡慕的心,在此刻,被融化了。

    他现在竟然是为了我!

    “妳不会是打算三人同床吧?”

    听着路温的问话,我无言。

    其实,和路森与路肯也同时同床过,但是非常纯真地三人一起睡觉。但,这个问题从路温口中说出来,却有着暧昧的成分。

    “床这么大,应该容纳得了我们三个。”看了看皱眉躺在床上的路肯,我放低声音回答。

    “怎么?怕吵醒路肯?”

    “你小声点。”发现路温故意似的提高声音,我低声指责。

    “真是无情。在路肯来之前,还一副关心我的模样。现在,是怎么了?”路温单膝跪在床上,抓住我的肩膀,把我转向面对他。“是怕偷情被他知道?还是内疚?还是,妳是故意惹我生气?”

    “我说路肯睡着了。你别这么chu鲁。坐下好好谈。”他这么激动令我不解。我没事为何要惹他生气?我祈求地把手贴在他放在我左肩的手,安抚,“路温,我知道你很生气路肯突然来这里,但是,他都来了,怎么也没理由让他回去的。”

    “让他住下?让他知道我们的关系?”路温的嘴角嘲弄地上扬。

    “他已经知道了。”我知道路温是在威胁我,我忙回答。

    “路森呢?他也知道了?”

    慌于他的第二道威胁,试着让自己冷静。

    “你这么威胁我,到底想怎么样?”我只好开门见山,问。我明白,路森和路肯不一样。路肯能接受,但路森却不会的。过,想到路森之前的沉默,“或许,路森他也不在意的……”

    “未雨绸缪。我们何必冒险?”路温把我推躺在床中央,然后,压在我身上,有点太过饥渴地吻我的嘴。“琦儿,只要妳继续满足我,我不会让路森知道的。”

    不让他知道?路温是打算回去后还继续吗?

    “别……别这样……”路温突然解开我的睡衣,M搓着我敏感的X部。路肯就躺在我右手边,我不敢太大声。伸手抵着他的肩膀,让他的嘴离开我,吞下紧张的口水,担心地请求,“路温,别在这里……”

    “妳不是说路肯知道了?那妳怕什么?”路温的脸上的冷漠,让我知道他真的很气我的拒绝。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不对的问题。”转开头躲开他又贴着我嘴的嘴巴,“路温,我是他的妻子,他就睡在旁边……”

    “我的琦儿这么害羞?”我用力点头。在我以为他要放了我时,却感觉到他抵着我的欲望。“可是,我的琦儿,我无法等了。”

    “不……”路温没有预兆地撤下我的内裤,就把他长得过分的欲望进入我。

    天!难受!我咬着嘴,把手盖在嘴上,克制自己无法控制的呻吟。

    不知是因为路肯在旁边而刺激我的兴奋度,还是今晚的路温的确不一样。之前路温或许因为他过长的欲望而有感地自制,不会过分地只顾自己的感受,但现在的他,不知是怒气,还是惩罚,还是真的无法控制了自己,他那太过盲目的冲击与chu暴,令我终于在他在我体内S进欲望时,我失声地喊了出来——

    “乐儿?”

    天!路肯竟然醒了!

    我慌张地推开虽然发泄了他的X欲,却还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的路温。

    “对不起,打扰你了。”路温移出我的体内,迅速地把我藏在他身后,盖上被子,然后背对着我转向路肯,“我的琦儿的叫声,把你吵醒了吧?”

    路温他到底要做什么?我不解。这么不顾忌地对和他上床的女人的丈夫说话,是什么心态?

    “乐儿,过来。”

    “琦儿要睡了。她不习惯迟睡。”路温制止我起到一半的身体。

    “路温,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路肯的妻子,他又怎么像是我是他所有物般地挡在他身后,不让路肯接近我?虽然说该是我和他共处的机会,却被路肯破坏了,但,他也没有理由这么对待路肯,或我。怎么说,我和路肯,还是夫妻。我生气地避开他,下床,走向床的另一边,看着一脸受伤的路肯,我蹲下,不知如何解释,只好问,“你要喝水吗?我拿给你,好不好?”

    “乐儿,要怎么,才能让妳只属于我?”路肯轻易地一手把我拉起,拥进他结实的X口。

    “回去后,就没事了。”头被迫向上抬搁在他肩上,我安慰,“回去后,一切都正常了。”

    “那是妳天真的想法,琦儿。”路温突然扯开我们,对我冷冷地说,“妳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妳以为妳可以就这么抹杀这里的一切?”

    惊讶一向在生意上有着好名声的路温竟然会反悔,我推开拉着我的路温,“你说过……”7

    “我现在就说,我不会放了妳的。分享女人?我没差。”

    “只因为,我只是给你泄欲的女人?”我不明白。这么多女人,何必要我?我已经够烦了!“你去找其他女人,别烦我!”

    “路温,你听见了。”路肯一改之前的茫然,把我拉回怀里,声音非常冷漠,“别再动她了!”

    “路肯,从你把琦儿分享给路森起,你就无权干涉她和其他男人了。”路温把我从路肯怀里抽开,把我放在他们之间。“让琦儿安心地睡觉,毕竟,昨晚我没让她多少机会休息……”

    “路温!别再闹了!”知道路温的话中有话,我喊住他,果然看见他的得意。我转向路肯,“你也休息吧!其他的,明天再说。”

    说完,我不管他们两个有何反应,直接躺下,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而他们却出乎我意料地顺从,没再开口地谁在我左右。

    ??????????????????????????????

    隔天,我一起身,就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

    我走到外面,发现地上都放了行李。

    “怎么把我的行李放这里?”我问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的路温,“要回去了吗?”

    “问那个搬出妳行李的人。”路温不看我地回答。

    “不是你搬的?”我环扫四周,都没发现路肯,不由得又问,“路肯出去了吗?”

    “他去买早餐。”

    “哦!那,我们今天回去?”不知为什么,想到要回去就好高兴。

    “这么急着见情夫?”路温突然站起身,抓着我的肩膀,问,“不用和我相处,觉得很高兴?”

    “路温,你这么生气,是因为我让你的自尊心受伤了吗?”我摇头,笑说,“其实,我只是想把我们不正常的关系回到之前而已。这你之前也同意的……”

    “回到之前?妳似乎还没认清一件事。”

    “什么事?”怎么突然觉得他的笑容好可怕?

    “除非我说腻了,不然,别想自己作决定。”路温冷笑,“我当初不让希蕊作决定,现在也一样轮不到妳。要不要妳,不是妳能决定的。”

    “你说过回去后就……”

    “我没说过。”路温打断,“我只是保证不会让路森知道。而这个,就要看妳要不要继续当个乖宝宝。”

    “你太过分了!”我从没这么泄气过。路温好可恶!他怎么能这样?“你G本就是言而无信!我帮了你让希蕊误会了,你现在怎么能这样?”

    “妳都能同时和两个男人一起了,为什么不能三个?”路温的手从我的肩膀来到我的颈项,在我因此而颤抖后,他的嘴角歪起,说,“妳也要我的。别否认,我的琦儿。”

    “就是欲望而已,不是吗?应该任何女人也可以的,何必要我?”

    “我就是要妳!就算不要,也是由我说。”

    “好。我知道了。”尤家大哥一向高人一等,或许本来他就打算放了我的,但就是因为我先开了口。如果不是我先出声,他是不是就打算放了我呢?或许吧!理解出他的可笑自尊,我只好和气地问,“那,请你告诉我,你几时不要我?”

    “这个……”路温皱眉,然后说,“我会再告诉妳。”

    “好。”学聪明了不再逼问。只是点头。

    当路肯买我最爱的小笼包回来给我做早餐时,我也没问他为什么要回去。

    直到回到家里,我才知道,原来希蕊已经搬走了。

    因为希蕊搬走,所以我和路温比预期的十四天早回家。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件事,令我十分惊讶——

    何语蔷她竟然拿也搬出去了,而且是和希蕊同时搬走的。

    是昨晚搬走的。

    路肯竟然在何语蔷没搬走时,就来找我了!

    “乐儿,妳似乎很开心。是不是终于霸占我二哥了?”书房里,可梨问。

    60

    幸福降临

    “没有啦!”面对可梨没掩饰的问话,我否认,但嘴角的上扬,还是无法控制。

    “不管有没有,少了两个女人,的确清静多了。”

    “清静?”我讶异。“她们……有吵吗?”

    “吵的不是他们。是男人。”

    “男人?”发现可梨故意不明说,我问,“是妳大哥吵说要希蕊搬走?”

    “对。还有呢?”可梨点头。假装看着已经跑出去吃霜淇淋的威杰和威妮的功课,笑着问。

    “一定是路森也反对。”路森已经不想何语蔷缠住他,也不想我难过。

    “这个也对。还有呢?”

    “还有?”我不确定地问,“难道,妳二哥也反对?”

    “二哥的确反对。”

    “他反对希蕊,还是何语蔷?”我不相信。他,舍得吗?

    “二哥是反对希蕊。因为他要妳和大哥早点回来。”可梨大笑,“二哥的占有欲还真强。”

    “哦!”我就奇怪他怎么会反对何语蔷住在这里。“不过,何语蔷怎么会乘你二哥不在就搬出去了?”

    “不是乘。是二哥要她搬出去的。”可梨翻白眼。

    “啊?”被可梨的话再次吓倒,看着一旁的可梨,我无奈地提出要求,“可梨,妳一次告诉我全部事情还不好?”

    “呵呵!妳去问二哥吧!我只能告诉妳,二哥是同时找了语蔷和希蕊的。而且,那时候在场的,还有我哥噢!不过,他们四个说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看着可梨笑着走出去,我无法叫住她再询问。我,很惊讶。太过惊讶得无法开口。

    虽然怀疑路肯真的对我有心,但是我只是把他的心当作内疚。可是现在,内疚能让一个人赶走他所爱吗?还是,他已经不爱何语蔷了?而,爱上了……,不,绝对不可能。但是,他紧张地赶来P岛找我,之前温柔地帮我按摩,甚至一直说着让我打从心地溶化与误会的话,再来解除了我心里最为在意的女人,这些的这些,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我,还能是什么?

    ??????????????????????????????

    “好玩吗?”在久违了十一天,才在餐厅见了我,却没有和我说话的路森,现在竟然打开了我的房门。

    “还好。”虽然,心里很不能理解,但看着一脸不再有骄傲的路森,我却内疚自己对不起了他。

    “妳生气我吗?”他拉住我,问。

    “怎么生气?”我叹气。“如果说要生气的话,你应该更气我吧?”

    “我不会和妳生气的。”路森露出半似无奈,半似认真的笑容,“我的小乐琦,对于妳,我不会生气的。”

    “即使是,我……我和你大哥……”路森突然吻住了我,打断我说到一半的话。

    接着,他把我推到床上,很快,很急切地脱下我的全部衣物,然后在他还穿着上衣,只解开裤子的情况下,进入了我。

    我应该因为他的chu暴与疯狂的欲望觉得不舒服的,但我却发现我竟然已经是在湿的状态下,急迫地回应他。

    他抬高我的双腿在他腰边,好让他的欲望更为深入地进出我,那种刺激感,加上因为快速地抽动,都摩擦到我的敏感点而令我更加抓紧他的背——这近两星期没剪的指甲,抓上了他的背,看着他肩膀上的血痕,我虽然不舍,却无法控制自己。

    原来我的身体也在怀念他。

    “小乐琦,我爱妳。”路森的舌头舔着我的唇说。

    “我……我也爱你。”感觉到他因为我的话而在我立面S出了Y体,我忍不住咧嘴笑。

    “多希望,这笑容,只属于我。”

    “路森,对不……”我的嘴,再次被盖住。

    我知道,我又说了他不喜欢听的话。

    ??????????????????????????????

    隔天我醒来时,路森已经不在了。而路肯正好端着早餐给我。

    “醒了?”路肯笑着坐在我身边,把小碗给我,“来,乐儿,这是妈为妳煮的燕窝雪莲。”

    “你……今天不必上班吗?”惊讶温柔对我的路肯,从他手里接过小碗问。

    “今天没事。”路肯还是很温柔地回答。

    “路森……去上班了?”

    “出去了。”路肯看我没有移动,又拿回小碗,问,“要我喂妳吗?”

    “路……路肯!”我非常惊讶。“你到底……要什么?”

    “喂妳。”还是温柔语气。还是刺眼的酒窝。

    “路肯,你这样……我很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路肯笑着掏了一汤匙到我嘴边,在我开口吞下滑润的燕窝后,他笑得更深了,“我喂我的妻子吃东西,没什么好怕的。”

    “我是受宠若惊。”惨了!我的心,好感动。怎么办?又相信他了……

    “我以后都会这么对妳的。”

    “你是真的想这样对我?还是,其他原因?”我情愿他马上告诉我,坦白告诉我。

    “我只是希望妳开心。不生气。不会想离开。”

    “为什么突然这样?”他……真的喜欢上我了?

    “不知道。我只是不想看妳不开心。”

    “是因为路温?不想输给路温,才这么反常?”

    “在妳心里,我永远是个坏人,是吧?”

    没有大吵。我很不习惯。

    这么委屈求全。我更慌。

    “你……除了想你喜欢我,我想不到其他原因。”我摇头。抓住他握住汤匙的手,问,“你是喜欢我吗?喜欢我梁乐琦这个女人吗?”

    “喜欢。”皱眉。“不想让妳走,不想看不到妳,不想别人独占妳,这种感觉,即使和语蔷一起时,也没有过。”

    “是因为挑战吗?是因为自己的妻子被抢走而不服输吗?”狂想理由,问,“所以骗我吗?”

    “我不喜欢谎言。喜欢,就是喜欢。我,喜欢妳。已经爱上妳了。”

    咬着下唇。忍住眼泪。

    天!他说了。是喜欢。

    他,尤路肯,竟然喜欢我这种女人。

    “如果,你这么痴心都能变,爱着何语蔷也能变,那对于我,能多久?”看着他深褐色的眼睛,我不确定。

    “一辈子。夫妻,是一辈子。”

    “如果,你在骗我,我……真的不知如何了。”我M着他英俊的脸,说,“即使是骗我,我也不想知道了。”

    “不是骗。是真心。”

    我还是不大能相信。但,却想去相信。

    "??????????????????????????????

    接下来的日子,真的好幸福。路肯与路森似乎有了很深的默契,每天我都轮流地陪伴着我,而且太过的小心翼翼到甚至没让我单独一个人的机会。

    我,是没上班了,因为怀孕。但,在家里却不会像以前那样无趣。他们两个帮我买了个电脑,而且装了无线上,现在,我都是搬着我的电脑到处走,花园,客厅,甚至是和小可爱他们一起在书房的时候。

    在他们两个上班的时候,我就在家里和他们聊天。在他们忙的时候,我就玩游戏,看小说。我很满意我的生活,很充实。而且,重要的是,和他们两个同时一起,我不再觉得压力,甚至,觉得是种享受。享受他们对我的好,享受他们争取对我的好,享受他们疯狂的X爱。

    从P岛回来后,路肯就一改先前的禁欲主义,现在的他,可说是比路森还青出于蓝。

    只要那天是他的天,他每天一放工,就会不管我在哪里,还是在做什么,他都会拉我到房间去。而他甚至也会偷偷地趁路森早出门,还是刚好迟回的时候,也违规地要了我。

    原因是,我已经有了路森的孩子。这样,他心里会比较平衡。

    很孩子起的说法。但是,我就是禁不住地心甜甜。

    另一个值得高兴的是,尤家大哥似乎已经忘了之前对我下的威胁。不说他现在没有和我单独一起的机会,就算有,看着他近来一天比一天联黑的脸,我也不认为他还会要我。他现在看着我的脸,都是充满着怒气与埋怨的。

    我不解。我到底对不起他什么了吗?

    “二嫂,还在玩妳的电脑?已经半个月了,妳还不厌啊?”

    “怎么会厌?好好玩。”我笑着回答。

    现在我正看着耽美小说。不知为什么,从三天前看了后,就迷上了。

    “二嫂,妳到底在玩什么?”

    “没什么。”我心虚,视线从电脑转向可梨,“怎么了?妳今天又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吗?”

    “二嫂,妳真是神通广大。”

    “不是我神通广大。而是,妳每天都来家里,但却不是每天来找我。而妳每一次一来找我,都是发生了我不知道,却该知道的事,是不是?”

    “Bingo!正是。”可梨笑着回答,“这一次,是关系到妳和大哥的。”

    “什么事?”又怎么了?我才刚满足于现在的幸福生活,尤家大哥又有什么事?

    “别皱眉。是小事。”

    “什么‘小事’?”叹气问。

    “为了威杰和威妮的争取权,妳似乎必须和大哥去注册。”

    “注册?”犹豫。不会是我想的吧?“妳是说什么注册?”

    “婚姻注册啊!这样,大哥才能顺利留下威杰和威妮。”可梨一副理所当然地回答,“不然,希蕊就会带他们两个回去。”

    “为什么会这样?谁说的?希蕊要把威杰和威妮接回去?”

    “嗯。她是这么说。而且,还说,除非是妳和大哥注册了,或是大哥结婚了,不然,她不放心把小鬼他们留下。”

    “那,妳大哥……怎么说?”


如果您喜欢,请把《想到我就好》,方便以后阅读想到我就好56-6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想到我就好56-60并对想到我就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