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我就好

31-35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31-35

    31

    是祸躲不过!

    “二哥,乐儿,妳们走路的速度还真慢噢!”我们一踏进饭厅,可梨就大声地对我们打招呼。

    不打还好,她这一打,用餐厅里的其他正谈得开心的人,全都转向了我们。

    “的确有点慢。”二妈一脸赞同地笑着,“来,乐儿,这么久不见,妳刚才怎么一来就和三妹说悄悄话呢?”

    “二妈,妳不会是吃醋吧?”

    “可梨妳这丫头!”三妈指责,然后转向我们,“路肯,乐儿,你们的婚事都准备得好了吧?”

    “是。婚礼会照常举行。”尤路肯抓紧我的手,又说,“我看三妈,妳是时候该替路森准备婚礼了。怎么说,语蔷也住我们家一段时间了。”

    “我和森还没讨论到结……”

    “我不可能和她结婚的。”尤路森冷漠的声音令我不由得一颤,但我还是没有勇气转向他。“不喜欢,就别缠着我。”

    “森,不结婚也不要紧的。”

    看着何语蔷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到底事情是不是真的像尤路肯说的那样?何语蔷真的只是利用尤路森来刺激尤路肯吗?还是,她已经爱上了尤路森?尤路森又怎么想呢?真的不接受何语蔷这大美女吗?

    顺着尤路肯的牵拉,坐下后,才发现尤路森正坐在我斜对面,也就是尤路肯的正对面。

    “恭喜妳,乐琦。”

    恭喜?我和他的关系只值得他对我说恭喜?

    “乐儿,三哥跟妳说恭喜耶!”我有手边的可梨推着我的手臂,提醒。

    “哦……。”不敢抬头看他,看着绞缠的手指,忍不住又接下去,“谢谢。”

    “乐儿,妳和三哥怎么那么客气?”

    “就是啊!”何语蔷带着嘲笑的语气符和可梨,“怎么说,你们的关系应该算很‘深’吧?”

    “是啊!我是他的二嫂。关系当然深。”我笑着反驳。

    真气人!我气的不是何语蔷的讽刺。我气的也不是尤路肯的沉默。我气的是尤路森!

    对于尤路肯,我是不再抱任何希望的了。我G本不敢奢望他会帮我而说何语蔷的不是。

    但是尤路森……他不是一向都是站在我这边,替我指责何语蔷的吗?怎么现在……怎么在我们的关系比之前还……我们都那样了,他现在竟然放任何语蔷暗讽我?我知道我们的关系的确是无法向何语蔷否认,但是,只少爷帮我说说话嘛!变心得这么快吗?

    “我明天会搬回来。”

    尤路森的突然宣布令所有的人都非常惊讶。

    “真的?森?你要搬回来?”

    “回来就好。”尤爸爸笑着点头,“回来住就好。”

    “哇!那家里可热闹了。明天三哥搬回来,后天二嫂搬进来。”

    “后天结婚就搬进来?”何语蔷好像十分惊讶,“肯,你们不去蜜月吗?”

    “我们没有这个打算。”我趁尤路肯回答前笑着对何语蔷说。

    “我以为肯会想回美国度蜜月。”

    “语蔷,妳是不是太过关心二哥了?”

    “可梨,怎么说我和肯也认识了这么多年。关心他,很正常啊!”

    “可梨,别闹了。”

    “二哥,你怎么帮外人说我啊?”

    “可梨,妳可别乱说话。免得令人误会。”

    令人误会?何语蔷G本在说我嘛!

    真气人!在何语蔷面前,我就是会被比下去。不管尤路肯对我比以前好了多好,但是,只要我和何语蔷并排,输的还是我。

    “乐琦,我们谈谈。”一吃完晚饭,在大家离桌前,尤路森又放了第二个炸弹。

    “太晚了。”我马上拒绝。

    “只要几分钟。二哥,你不反对吧?”

    “路森,别……”

    “妈,让我们谈谈。”尤路森一口打断想阻止的三妈,然后看着没有反驳的尤路肯,“至少二哥也没有反对。”

    “就让他们谈谈吧!”尤爸爸的宣布,令我想满了脑袋的借口都无用武之地。

    的确。如果连尤路肯都不开口,我凭什么开口?

    “妳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心里不爽,口气也随之不爽地问。

    “妳在气什么?嫁给一个不爱妳的人,真的比接受我好吗?”

    “接受你?你难道要娶我吗?你不是不要我吗?现在是可怜我?还是内疚那天对我做的事?”

    “我为什么要内疚?”在这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书房,尤路森的声音特别响亮。“那晚G本是妳诱惑我的!”

    “你小声点。你说什么我诱惑你?那天明明是……明明是我才是受害者!”

    “受害者?”尤路森生气地抓住我的肩膀,逼问,“妳别告诉我妳没有享受!妳别告诉我妳没有任何感觉。”

    尤路森说最后一句时从指责转为难过的口气令我心里不明白地颤抖。

    “感觉……当然有。”那是我的第一次,当然有感觉。

    “但妳还是要结婚?”

    “你别这样。你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这个样子是怎样?刚才在饭厅一副冷漠的,现在却对我说出令我误会不已的话。看着他美丽的脸孔,忍不住再次问出我心里非常想知道的问题,“你就会娶我吗?”

    我知道自己动摇了。如果,如果他说他真的愿意娶我,我绝对会马上嫁给他的。虽然那会很对不起尤路肯,但是,刚才在饭厅他没有维护我的举动,只让我预测到我们日后的状况。再加上尤路森不合常理的要求和我谈话,我心里更感动尤路森对我的感情。不管那个感情是不是真的,至少,目前,他的举动,他的态度,真的让我有这种他是真的喜欢我才失控的想法。

    “妳后天要结婚了,妳竟然问我这个问题?”

    “是。我真不应该问。”我笑着掩饰心里因自作多情的尴尬,“那请问,你现在要和我谈什么?”

    “我……”尤路森难得欲言又止,在我的询问眼光下,他突然抱住我,非常紧,他的呼气都吹在我的头上,“让我们约定,以后以妳是我二嫂的身分相处。”

    “你是说,要忘了……那一晚?”

    “都忘了。”

    “好吧!都忘了。”发现他的回答比我预期的难过许多,我突然了解,要忘了那一晚,对我们都不好过。但是,竟然他都选择忘了,我这个和他二哥就要结婚的女人,还有资格说什么吗?“我绝对会把你当成弟弟那样对待的。”

    “弟弟?”他冷笑,抬起我的脸,问,“一个曾在我身下呻吟的女人?妳怎么可能把我当弟弟?”

    “不然怎样?这明明是你要求的。我只是附和了,现在你又生什么气?”之前他的难过我都了解,因为我也难过,但,他现在是在生什么气?他生气,难道我就不气?“要你娶我,你又不要,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生气?”

    “妳几时要我娶妳了?妳眼里、心里只有尤路肯!”

    “别忘了尤路肯是你二哥!”我不服输地反驳。

    “就因为他该死的是我的二哥!不然我绝对会……绝对会……”

    “绝对会什么?”我逼问,“你如果真的那么在意我是你二哥的,你那晚就不会和我……”

    我的话被打断了。他突然吻住了我咄咄逼人的嘴。我知道我的指责肯定会令他生气,但是他这举动,却是我怎样也没有想过的。

    我的错愕似乎令他视为默许,他的手从在我后背,游到了我的X口,我连身裙里面的短上衣被他chu鲁地推高,他太过急切的手指穿过我的内衣,用力地揉搓我的R房,甚至还捏住我的R头,又拉又搓地,我开始觉得双腿发软,甚至连隐秘地方也不由自己地一缩。我不想多想地靠在他身上,他的手指却向下M索,我惊慌地抓紧他的手臂——

    他的手太过邪恶的从我连身裙的裙摆M到我的我的臀部,他的手指隔着我的内裤在我的开口裂缝处摩擦。那种前前后后的揉搓与挤压令我流出了我体内Y荡的证据。

    “求你……求你……别再折磨我……”

    “妳要我怎样?”他湿润的舌头贴住我耳朵,又亲又舔地,沙哑的声音问,“妳要我怎样?告诉我,我的小乐琦,告诉我。妳要我进去吗?”说着,他的手指又故意地向我湿润的地方一推挤。薄薄的内裤令他的手指像直接的贴触令我只能开口呻吟。在我G本无法回答下,他又邪恶地M上了我突然硬起的颗粒。

    “啊……!不要……”那是我的弱点。早在那一晚,他就知道了。他绝对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其他女人怎么样,但我的那一点一被他碰到,就不能自己地失控了——

    “这么湿的妳,小乐琦,我们G本不可能成为普通的叔嫂的,我的小乐琦。”我可以感觉到尤路森满意地笑道。他突然放开了对我的折磨,在我终于庆幸能喘气的时候,他没有预兆地把他不知几时解开释放出的欲望放进我被他拉下内裤而袒露的双腿间,看我没有拒绝后,挺身用力进入我——

    好快……好深……好硬好chu……

    “啊……呃……不……呃……嗯唔……唔呃……”尤路森不放过我地除了以非常快而狠的速度在我紧夹住他欲望的X里抽动外,他的手指伸直还故意地在我的敏感点搓弄。“尤路……呃森……别……啊!太快……了呃……”

    “但妳喜欢吧?”他懒慢的语气和他现在对我所做的事G本是天渊之别。他的另一只手又回到我的R房,以沙哑且X感的声音,说,“妳看,妳的三个樱桃都熟硬了,又硬又涨的。小乐琦,妳说,想不想我的这个?”

    他说着,又故意抽出了他的欲望,在我渴望非常的洞口游移,硬是不进入。

    好可恶!他明知道我非常要他的那个……

    “进来!”发现他还是没有进入的打算,我生气地的大声命令。“尤路森!你给我进来!”

    “进去哪里?这里吗?”他推进一寸,在我那里因满足而一缩后,他又后退了。他语气明明已经也很难受了,却还能故意问,“小乐琦,妳说,妳要什么?妳要什么进入这里?”

    王八蛋!再一寸又后退。

    他在折磨我,故意的。

    “我要你的进来……。”我只好开口。

    “我的什么?妳不说,我不知道。”

    “我要你的……那G东西进来!”

    “什么东西?”两寸又退一寸。一直持续在里面两寸一寸。就是不增加的缓慢速度。

    “我要你的这个进来!”说不出口,又无法忍受了。我用力抓住他露在外的硬物,手掌一关,感到他沉重的呼吸,我突然觉得心里不再是那么不爽了。

    原来他也不是没有受影响的。

    “小乐琦……天!我的小乐琦。”说着,他加快了速度,那种冲击力令我的快感越来越上升——

    怎么办才好?

    靠在尤路森身上,他的那个还在我里面,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我还能嫁给尤路肯吗?

    明明决定和他不再有瓜葛的,但,为什么他一碰我,我就忘了,甚至还很享受的?

    “我们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别结婚。”

    32

    难搞的三角关系

    “别结婚?然后呢?”他还是没有说要娶我啊!“你刚才恭喜我,现在却叫我不要结婚?”

    “难道妳要我在大家面前开口?就算我开口,妳也不会赞成的,不是吗?我又何必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的是我。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在你们两兄弟之间转来转去。一个说要和我结婚,却依然以其他女人为第一。而你呢?从没说过要娶我,却又这样对我!我是你二嫂耶!你怎么能这样?”我用力推开他,想让他的欲望离开我体内,但他却又把我抱住,再把那似乎太过chu硬的物体往我里面推,那种充实感舒服得令我无法推开他。“尤路森,你现在又怎样?你好可恶!你知道我无法拒绝又故意……”

    “妳无法拒绝?妳无法拒绝我吗?”尤路森的脸有我不明白的高兴,在我回答他前,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嘴。

    这一次,他不像之前那样的急切或chu暴,他是带着温柔与挑逗的。

    他的舌头一直追着我躲避他的舌头,那种故意地绕转,使我又再无力地只能靠在他身上。但,尤路森却似乎因为我这一靠,反而在我嘴里?喊一声后,便开始一进一出地移动他在我里面的欲望。

    天!怎么办?我就是无法拒绝他……怎么办才好?

    “……是我鼻子犯的……”

    “电……电话……”一直重复又重复的电话铃声令我无法忽视。一边承受尤路森带给的快感,一边移开我的嘴唇提醒。

    是尤路肯。不能不接啊!

    “不要接。小乐琦,不要接。”尤路森似乎也发现了似的,叫着令我心暖的的昵称,用力地抓住我伸向沙发上M索包包的手,不让我拿电话。

    “不……不能……。”电话断了又响,断了又响,好似尤路肯在发火般。我知道如果我再不接,他有可能会冲来书房的。“啊呀……”

    可恶的尤路森!他……他竟然突然加快了速度,我被他推倒躺在书桌上的后背,随着他的用力冲击而疼痛,但,他的手、他的身体带给我的另一种快感,令我无法开口叫他放开,反而从我口中出来的,只有呻吟与?喊——

    “妳这么紧地吸着我,这么紧……”尤路森的嘴唇滑向我的下巴、颈项。我抖着抬起难受的下身迎向他。我不知道我的抖动是因为他邪恶的旋律,还是因为他那邪Y的话。“这么湿,这么热,小乐琦,这样的妳,能接电话吗?”

    “别……别说……。”看着他笑着却无法掩饰的邪恶脸孔。怎么有人能在这么坏的同时,又这么X感?

    他的脸孔有着因我无法反抗的自大,那种挂在他嘴角的笑容,令我有种忍不住想抓住他脸孔向横拉的欲望。但,同时,他的笑容又有着令我那里无法自主地一缩的邪气与X感。

    “开门!开门!”尤路肯在门外大喊。

    书房的木门被踢又被敲打的声音令我一慌。但尤路森不在乎且没有停止的继续也令我随之迷失,我不能自主地被尤路森控制着——

    尤路肯的愤怒与尤路森的霸道,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啊呃……够……够了……!”我在尤路森因持续的进出摩擦那凸起点而失声大喊,但尤路森却好像还没满足般,还再继续冲击——“不……不要了……求你……啊呀嗯唔……唔……够唔……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尤路肯在门外而刺激了尤路森,他一直不停在我体内抽动令我差点无法呼吸。

    这个尤路森G本是过分的持久。

    我只能在他身下无法躲开地承受他所带给的一次次的高潮,他不顾我的哀求与?喊,只是疯狂地进与出——

    “我绝对不允许!”

    “我没再征求你的允许!”

    “路森,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妈,现在不是他不愿好好谈。”

    “别想!绝对不可能!”

    “路肯,你别这么生气。”

    “妈,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妳知道我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的。”

    好吵……。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一间以紫色设计为主的房间。这房间好大,或者说,好空洞。整间房间,只有我现在躺着的大床和大衣橱。

    “我知道。但是,这个不一样。现在事情都已经是……”

    “我绝对不允许!”

    “我不需要你的允许!”

    听见尤路肯与尤路森的大喊。我马上跳下床。

    他们到底在谈什么?似乎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二妈与三妈。

    天!不会是我的事吧?

    我害怕地走向声音来源处。

    我试着转动门把,发现没有上锁,马上打开。

    果然。

    我看见尤路肯与尤路森站着怒视对方。而二妈与三妈正站在他们中央,似乎打算以自己做墙来阻止他们。

    蓝色的设计与熟悉的摆设让我认清是尤路肯的房间。

    “啊!乐儿,妳醒了?”站在我对面的二妈一看见我,便大喊,然后和三妈一起快不地向我。

    “乐儿,妳快说说他们,他们一直吵个不停。都吵了整一小时了,还是没有结果地在吵。”

    “乐儿,妳没事吧?”尤路肯出乎我意料地,冲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肩膀,太过温柔地看着我问。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尤路森也冲到了身边,推开尤路肯,把握藏在他身后。

    “我刚才说的话,你不清楚吗?别再动她。”

    “我看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尤路肯把我抓回来,也一样藏在身后,说,“你给我听好,外面都知道我们后天结婚了,你凭什么……”

    “凭我是她的男人!”

    “路森,别这样。乐儿的确是要和肯小子结婚了。”三妈有点难堪地开口,她把我从尤路森身后带走,和二妈一起护着我。

    “妈,我说的是实话。”尤路森皱眉问,“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妈,二妈,妳们认为我会就这样放任我的女人嫁给他?”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有点惊讶。我以为他不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从妳的反应我就知道了。”尤路森笑着回答。他的笑容好似我问了很孩子气的问题般。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记得他说过我好像处女的。“你G本不知道,你别乱说。”

    他不会是为了阻止我嫁给尤路肯而说谎吧?

    “乐儿,妳真的不和路肯结婚了吗?”二妈抓紧我的手,问。

    “乐儿,妳必须说说话啊!”三妈看我不回答,有点激动地大喊,“他们两兄弟为了你吵成这样了,妳至少说出妳心里到底怎么想啊!”

    “我不管她心里怎么想,三妈,她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尤路肯走过来,口气有令我害怕的冷漠,“妈,三妈,请妳们出去。还有,三妈,请妳把路森带出去。”

    “我现在就要带她走。”尤路森拉着我走向门口,推开伸手阻扰我们的尤路肯,“请你搞清楚,她现在是我的!”

    “你以为爸会任你为所欲为?”尤路肯突然挥出一拳,在没有预料而跌倒在地的有路森回神前,把我拉走,“这是我第二次打你,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妈,三妈,请妳们带着他出去。”

    “我是不会出的!”尤路森一站起身,又把拉走。

    “二妈,三妈,让我们三个谈谈。”在他们两兄弟的拉扯下,我忍不住大声宣布。

    “乐儿,不如改天再谈?”二妈很不放心地建议。

    “不要紧,我没事。”我摇头。“始终还是要解决的,让我们三个好好谈谈吧!”

    “好吧!二姐,我们出去吧!解铃还是系铃人啊!”

    二妈和三妈一出去,我就大喊,要他们放开我。

    在他们两个因惊讶我的怒气而松开我后,我就走到沙发上坐着。

    “你们过来,我们谈谈。”我对呆呆站住的两兄弟命令道。看着低着头看着地上,好似等待受罚的小学生站着两个高大的男子,我忍住了突发的笑意,试着表现得严肃,问,“你们两个到底打算怎么样?”

    “我只想继续保持我们两个的关系,乐儿,我们后天就要结婚了。”尤路肯突然坐到我左手边,问,“乐儿,妳难道真的为了他而悔婚?妳忘了曾经答应我的事?”

    是啊!我怎么又忘了?我的确答应尤路肯我会嫁给他,而且不会爱上他的兄弟的。

    看着好似我曾养过的小黑狗般看着我的尤路肯,我顿觉自己太不应该了。

    “乐琦,妳别心软,妳难道不知道他爱的是谁?”尤路森坐在我右手边,抓住我一紧张就互相捏按的双手,“乐琦,妳难道愿意和别人分享他?”

    “我没有要和别人分享。”我摇头。我的确不能接受。

    在我不爱他的情况下,我当然不在乎。但是,对于尤路肯,我的确有动心,有感觉的。我实在无法忍受他爱着何语蔷的。我无法忍受只要何语蔷一出现,我就被遗忘在北极外。

    “乐儿,妳知道我已经在尽力了,妳要帮我啊!”

    帮他吗?帮他就要忍下妒忌心……

    “你是在博取同情?乐琦,别牺牲妳的幸福。他只是利用妳。”

    “乐儿,妳别听他的。他也是利用妳!妳难道以为他爱妳吗?他只是不想输给我。”

    “是谁不想输?”

    “安静!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是在妒嫉吗?”在他们两个都呆住没开口后,我突然想起他们尤家的罕有个X。“也对啦!你们不会妒嫉的。不如,别再吵了。二妈和三妈真的是很担心你们。就让我们三个保持这种关系好了?”

    33

    “什么意思?”尤路肯的态度突然变了,我可以感觉到他待发的怒气,我G本不敢再开口。“妳是说妳打算和他继续?继续上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本来只想安抚他们好息事,但被尤路肯一说,好像变得有点难听了。“我只是认为,既然你们都不会妒嫉的……我只是认为这样……很好啊!”

    “很好?”尤路肯抓住我的肩膀,大喊,“如果妳以为我会任妳在结婚后还和别人乱来,妳就想太多了!我绝对不会容许的。”

    “放开她!”尤路森扫开尤路肯的双手,问,“乐琦,很痛吧?”

    “不痛。”我摇头。尤路森的关心更显出尤路肯的恶霸,我生气地转向尤路肯,“别结婚好了!你爱的是何语蔷,你娶她好了!”

    “婚是一定会结。不管妳愿不愿意!”

    “乐琦不愿意。你是听不懂?还是,你打算用强的?”

    “乐儿,他是不会娶妳的。妳难道情愿做他没有名分的女人,也不愿做我的妻子?”尤路肯又一改冷傲的态度,放柔声音,问,“难道妳真的爱上他了?”

    爱上他?我的确有点被尤路森吸引。但,那是爱吗?

    如果是爱,那,我之前所认为我对尤路肯的爱,又是什么?

    难道,我是个三心二意的女人?贪心的女人吗?

    不,我应该没有爱上尤路森。我一定只是……只是身体……只是离不开他的身体而已。

    尤路森那又强又诱的技巧,的确很难令人拒绝他的。

    “不管她爱不爱我,她已经属于我了。放了她吧!二哥,放了她。你爱着的是另一个女人,你何必要她赔了一生的幸福?乐琦,告诉他,妳不会嫁给他。告诉他,乐琦。”

    “乐儿,告诉他妳会嫁给我。乐儿?”

    “你难道真的不介意?不介意我和尤路森……呃,那样?”我实在不了解。尤路森要我不嫁给尤路肯,这个至少我理解,因为我们的关系的确会令他提出这种要求。但是,尤路肯呢?他怎么想?我和尤路森明明都是那种关系了,他还要娶我。难道,他是真的因为不会妒嫉,而不在乎?“你为什么还要我?”

    “我和妳结婚的理由不是为了X爱的满足,我会给妳正常的婚姻,就像我之前向妳保证的。乐儿,妳真的不愿意吗?”

    “我没有不愿意。”我顺口地接上,右手臂的疼痛令我惊觉自己回答了什么。我马上辩解,“但是,我不能和尤路森那样后,还若无其事地嫁给你。”

    “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是因为你不在乎。你不在乎是因为你G本不在乎我!”我突然很气,是啊!我何必折磨自己?“你不在乎,尤路森在乎!”

    “他在乎?但他会娶妳吗?他G本不会。”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我很不喜欢尤路肯的语气。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结婚的。他有婚姻恐惧症!”

    “婚姻恐惧症?”尤路森?我不相信。但,看着没有开口辩护的尤路森,我犹豫了。不过,我不想示弱,“那也没什么,我又没说要嫁给他。”

    “妳以为妳不会怀孕吗?”

    怀孕?的确啊!的确有可能……

    “不会那么准的。就算怀孕,也不一定要结婚啊!”尤路肯的冷嘲令我无法不嘴硬。

    “嫁给我,乐儿,结婚后,我保证妳绝对会是我唯一的女人。妳情愿未婚生子也不嫁给我?”

    “不是的。”尤路肯的温柔令我有点心动。“你难道真的不介意?”

    “我说了,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乐儿,我们结婚吧?喜帖都发了。妳也不希望妳父母那边难交代吧?”

    的确。爸爸妈妈那边的确很难交待。

    “乐琦,妳别相信他。”

    “但,你的确不能娶我,不是吗?”我转向右边,问。

    “妳要结婚?”

    “如果有了小孩,我不想小孩是私生子。还是,你G本不在乎?”

    “我当然在乎!但是……”

    “好。我决定了。”我有点生气地打断,“如果你们真的像可梨说的,你们不会妒嫉,那,就让我同时和你们维持这种关系好了。”

    “梁乐琦!妳别太过份!”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开口。

    “我没有过份。你们不是不介意?”我转向左边,问,“你不是不介意我和尤路森的关系吗?你也说你娶我不是为了X爱。你应该不介意我和他的关系才是。”发现尤路肯无法回答,我转向尤路森,“你不是不能娶我吗?那就让我和你二哥结婚好了。反正他不介意,你应该高兴才是。至少你的孩子不会成为私生子,不是吗?”满意地看着他们都同时无法出声,我站起身,“你们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再通知我。”走到了门口拉住了门把,又不甘地转向呆住的两人,“你们最好在后天前决定好。”

    天!舒服多了!看他们两个同时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真爽!

    “我们谈谈。”何语蔷站在书房外,说。

    “我和妳没什么好谈的。”好心。让我休息吧!我才刚打赢了战,不要这么快就来第二场,可不可以?

    “不会很久的。”何语蔷跟着我走下楼,问,“反正妳也要回去,不是吗?我载妳回去吧!”

    “妳载我?我回北海。”我婉转地拒绝。

    “走吧!还是,妳要叫肯送妳?”

    “不,不必。”我紧张的回答令何语蔷满意地笑。

    不知为什么,我有种她知道我无法要尤路肯送我回去的原因。

    “妳刚才要肯和森决定什么事?”车子一开,何语蔷就迫不及待地开口。

    “这就是妳要谈的事?”她怎么知道?难道,她一直站在门口?“那应该是我们的秘密吧?妳不会是打算以载我回家而要我回答吧?”

    “妳太敏感了。我只是好奇。”何语蔷对我露出太过美丽的笑容,问,“不能说?”

    “我刚才是要他们两兄弟接受我。”我突然很想看她在知道我对尤路肯与尤路森说的话后,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什么?”何语蔷大声问。

    真是一点仪态都没有。我心里暗爽。

    “妳不是说过他们不会妒嫉吗?我就让他们两兄弟以大爱的心态来接受我啊!”我也学着她,露出我感觉应该很不错了的笑容,“妳好像很惊讶?是不是后悔没有先开口要求?”

    “我才不会这么可耻!”她一脸不屑。

    “我可耻?我只是开了个条件。我没有逼任何人接受。”其实,我G本不敢奢望他们会答应。

    即时再不会妒嫉的人,也无法接受和别人共用情人吧?更何况是分享我这个谈不上美丽的女子。

    “他们不会答应的。”何语蔷十分肯定的说道。

    “我知道。”我笑着点头赞同。

    我当然知道不可能。但,我心里还是有个小小的期待,期待他们会接受。

    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无法接受,我知道我不只失去了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也会失去了一个唯一愿意娶我的男人。

    但是,我宁愿这样的一伤,好过我变得越来越不自量力地开始期待G本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绝对只是一时迷失。或者,他们只是想一争输赢。而我,只是刚好是他们的战利品而已。绝对是那样。所以,我宁愿被狠狠的一击,也不要再傻了。

    “妳知道?那妳为什么要开口?”何语蔷一脸同情,摇头,“妳太傻了。我认识了他五年,我甚至还不敢开口问他是不是爱我。”

    “所以,妳才一直想刺激他?”

    “是啊!但是好傻。他G本不在乎。他G本不在乎的。妳也会像我这样,会失去他的。”

    “妳真的很爱他吧?妳之前说爱尤路森,G本是骗我的吧?妳是希望借由我告诉尤路肯吧?”

    “妳聪明得令人害怕。但是,妳也太贪心了。像埃及妖后那么贪心。”

    “埃及妖后?Cleopatra吗?”那不是非常美艳的女人吗?我有点暗喜,“我应该不能和她相比吧?”

    “妳当然不能。妳这种外貌与身材,妳凭什么提出这种要求?”何语蔷突然很火大,骂说,“妳这种没身材、没美貌的女人,凭什么?妳G本不及埃及妖后的百分之一。妳只有她丑陋的心而已!”

    丑陋的心吗?

    对啊!贪心。

    我几时变成这样贪心了?

    34

    竟然都答应

    “乐儿,快起床,路肯来了。快起床。”妈拉着不情愿就起床的我,“快冲凉换衣服下去,这么早来,不知道是什么事……别睡了,快起来……!他的弟弟也来了。别让人说妳这么大了,还赖床。快起来。”

    “妈,这么早……叫他们回去啦!”我拿起棉被盖住我的脸,不想起床。

    其实,听见尤路肯我就有种想逃避的心理,不想下去面对他了。再加上尤路森,天!我真的不想下去。不知道他们到底会和我说什么……

    “乐儿,妳给我起来。别丢人现眼!”

    “知道了。”我知道妈生气了。我赶紧坐起身,“我下去就是。”

    我一下楼,就听见爸妈和那两兄弟的谈笑声。

    “你们这么早?”我礼貌地笑着打招呼。

    一大早这两兄弟怎么这么容光焕发?我昨晚G本为了何语蔷的话而无法入眠。

    “乐儿,路肯和路森等了妳一整个早上。”爸带着责备的语气说,“妳等一下好好招待他们。”

    招待?我看他们两兄弟是来和我‘讲数’的。

    “爸,你别这么说。我等我的新娘是应该的。”尤路肯笑着,走到我身边,牵着我向沙发走去。

    我有点惊讶尤路肯的回答,以至于只能被动无反抗地被牵走。

    尤路肯竟然说我是他的新娘?那,他是不是接受了我荒谬的提议?

    三人行耶!他是接受?还是敷衍?

    如果是接受,那,他是为了什么接受?

    是因为太想结婚了?当然,原因当然是何语蔷。还是何语蔷。最始的目的。

    还是,因为不想输给尤路森?当然,前提是如果是尤路森答应的话。

    难道是因为他G本不在乎我和另一个男人保持X爱关系?但这个又不可能。他之前不是一直反对的吗?

    “……乐儿!”大喊声让我回到现实。妈皱眉问,“乐儿,妳答不答应路森的提议?”

    “对不起,什么提议?”我不好意思地道歉。

    “我想请妳作模特儿,拍摄我帮妳做的造型。”

    “模特儿?”什么东东?他们在说什么?“我这种人怎么做模特儿?”

    “什么妳这种人?路森这阵子帮妳做的造型的确很好看啊!妳就试试看嘛!”妈似乎很感兴趣,“妳如果不适合,不做就是了。”

    “乐儿,不如,妳就考虑看看,总比妳现在的工作好。”爸也好像很高兴,“路森是因为他为妳设计的造型令他们公司很满意。他们才想到用妳做模特儿的。”

    是才怪!我才不相信。怎么可能?

    今天是周末!昨晚这么晚了,今天又一大早的。哪有公司在半夜决定模特儿的?

    而且,如果真的是公司满意,尤路森他早就告诉我了,至少,昨晚就说了,怎么等到现在才说?再说,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他也不需要急在一时。需要一大早就来征求我的统一吗?

    “爸,妈,让我们三个先谈谈。”我直觉认为这些都只是掩眼法,他们真正要和我谈的,应该是别件事,比较不能搬上台面的事才是。

    在爸妈都不反对下,我带他们上楼,到我的房间去。

    “为什么不到外面去谈?”我才关上门,尤路肯就不满地开口,“怎么说,路森也不应该到他二嫂的房间来。”

    “我不想出去。难道你要在外面谈?”他那一脸不爽的样子令我怀疑他是不是妒嫉我带尤路森到我的房间。

    “好了。都一样的。路肯,说出今天来的目的吧!”

    果然。今天的确另有目的。

    “怎么?你们都答应吗?”我紧张地证实。

    “但,我要妳答应我,只要有别人在场,妳们绝对不可以表现出任何暧昧。”尤路肯强迫我面对他,“妳能答应吧?”

    “乐琦,我也要妳答应做我的模特儿。”尤路森把我的脸转向他,“只有在公司,那是我们唯一独处的机会。”

    “所以,你是为了这个原因才要我做你的模特儿?”太可笑了吧?You & Ladies这么一大间公司,竟然被他用来做为和我独处的用途?

    我这个人怎么可能做模特儿?

    “尤路森!你别装可怜。”尤路肯似乎很怕尤路森挑起了我的同情心。“你昨晚和我说什么?什么三三分,一天共!”

    “路肯,你公平点!在人前,你不是占了上风了吗?在You & Ladies的一星期才几小时,你就不能大量些吗?”

    “停!你们在说什么?”分享我?真的是答应了。“为什么你们会答应?”

    没有理由啊!我突然感觉到害怕。

    怎么办?怎么能这样就拥有了两个男人?就这样和尤路肯结婚,然后和尤路森搞婚外情、乱伦?

    “乐琦,妳要我们考虑,我们现在答应了,妳不会是反悔吧?”尤路森很紧张。

    “妳别反悔,妳反悔太多次了。还是,妳是戏弄我们为乐?”

    等等!他们两兄弟是怎么了?几时从昨晚的不和变成今天的‘我们、我们’的?

    “我是不相信。你们怎么会允许?”难道我就是这么不值得他们争取吗?“你们这么不在乎我吗?不在乎我和别的男人乱来?”

    “我们就是太在乎,才会答应。”尤路森的脸突然变得很难过,“乐琦,我实在不能接受妳嫁给别人,但,如果妳真的要嫁的话,我情愿我还能在妳婚后拥有妳。”

    “乐儿,我只要妳嫁给我。其他的,我会接受。”

    “接受?接受?好。既然你们这么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明明担心了一整晚,很怕他们不会接受我的任X提议,而失去了他们。但,为什么他们答应了,我却会这么生气?“你们回去吧!婚,我是会结。模特儿,如果你们认为我可以,我也会接受。你们回去吧!”

    我推开他们。我此刻混乱的心情实在无法面对他们两个突然转变的态度。

    可能是我的怒气真的呈现在脸上,他们两个竟然都点头,不多说地走了出去。

    35

    这样也不错

    那天晚上,在我们女方办喜事时,来的只有尤路肯和我没看过的伴郎。

    在宴会上,尤路肯和我没有私下交谈的机会。但,从他细心地帮我夹菜,帮我拭去我额头的汗水,都让我爸妈一整晚都笑着合不拢嘴。

    回到了家里,虽然很累了,但我还是睡不着。整个脑子都是他们。

    在想为什么他们要答应?为什么会说在乎我?为什么能分享一个我这样的女人?为什么就是我?

    难道真的是爱吗?

    要我相信他们其中一个会喜欢我,G本就很难。现在是两个!难道,只是不愿输才接受吗?

    就在我百思不解时,不明者的电话铃声把来回现实。

    “喂……?”这么晚了,晚上十一点半,是谁会打来?

    “还没睡?”

    “尤路森?”我十分惊讶。“你怎么有我的电话?”e

    23456尊重作者!735257.733489972

    “我明天会把妳的婚纱带来这里,妳穿上它,我再帮妳设计造型。”他不答,却以命令地口气宣布。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却感觉得到他的怒气。

    他到底在气什么?刚才早上来这里时,不是好好的吗?要气,也应该是我吧?被人当成不在意的女人与别人分享。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和别人分享我的所爱。想到如果和何语蔷分享他或尤路肯,我心里就非常不爽。

    还是,是因为我善妒?难道,真的是家族遗传不会妒忌?不懂得妒忌?所以不介意分享?

    “你明天也会很忙。”家里办喜事,他还要帮我做造型?“反正也没差,我就是这副模样……”

    “我的造型绝对不会是没差,不管妳是副什么模样!”+

    “你在生气?”我不确定地问。

    “我想到明天,就很气。”

    “其实,我还是不能理解。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妳是不是太婆妈了?”

    “我不是婆妈,我是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那,妳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建议?”

    “我是以为你们不会答应才提的!”他的指责令我说出心底的话。

    “那妳是在逼退我们?”

    “就是。我还是无法相信你们真的喜欢我。”我坦诚。不说出来心里就是不舒服。我不想明晚结婚夜还是睡不着觉。“本来想让你们知难而退,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就知道你们不是真的喜欢我……”

    “但我们都答应了。”

    “你认为我该觉得高兴吗?”我冷笑。“你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G本不想和别人分享她的。你们却毫不在乎地分享我!”

    “妳很清楚,如果我不答应,妳G本不会属于我!”

    “难道我现在就是吗?我现在还是属于你二哥!”

    “至少,妳还是有一半是属于我的。我只是不想失去妳。”

    “我还是不明白啊!”为什么他要说出令我这么感动的话?让我心里好甜。“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无法相信我这种人……我无法相信你怎么会喜欢我,却不喜欢何语蔷。”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妳不要这么自卑。”

    “自卑与否不是希望就可以的。”我当然知道我自卑。但怎么改?自卑是自卑于自己的外貌与身形。长年下来,的确很难改了。“江山易改,本X难移。”

    “妳该对自己有自信。”

    “要有就有吗?”

    “我喜欢妳,不够让妳有自信?”

    “如果你能让我相信,那我就会非常有自信了。”

    接下来,我们聊啊聊地,我也不知聊到了几点,我也不知我入睡时是几点……

    一直到我被妈叫醒时,我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了。

    我匆匆忙忙地洗好澡,只穿着浴袍,就发现我房间站满了陌生人。看着在人群中的高大尤路森,直觉认为是他带来的。

    在我害羞的扭扭捏捏下,尤路森反而大方且自在地把我拉到化妆椅上,开始化妆。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有点认不出来。这个化着蓝色淡妆的女人是我吗?虽然不能称上美女,但至少也不发归为难看组。我的头发被盘起来,但我的大脸却没有预期的圆,反而有种可爱的感觉。是化妆的关系吗?

    “还真的很好看。”我感动地对尤路森笑笑,却被他面无表情的严肃脸孔吓倒。

    他工作时都这么认真吗?但,也认真得太过可怕了吧?如果是平时就算了,昨晚明明还和我大谈通宵的。

    我像个被动木偶似的,任由尤路森和才到不久的可梨帮我穿上婚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下,尤路森就带着他带来的人离开了。

    “怎么?乐儿,妳又把三哥惹火了?”剩下我们独处时,可梨问。

    “我哪有?”我否认,转开话题,“妳怎么也来了?怎么不在家里帮忙?”

    “反正等一下二哥来时,我也会跟着来的。不如早一些来?妳可是我们尤家的第一个新娘,当然面子大一些。”

    “第一个新娘?威妮和威杰的妈妈呢?”

    “我大哥从没结婚。”可梨不寻常地停顿,然后又马上笑说,“情人节结婚真浪漫,保证永远不会忘记结婚纪念日。”

    “乐儿,告诉妳。”可梨笑着把我拉到床上,神秘地说,“我发现了一样东西噢!”

    “什么东西?”可梨好像有点奇怪。

    “就是,我三哥他答应搬回家,竟然是为了妳!”可梨用手忖撞了我,说,“乐儿,我三哥对妳很特别噢!”

    “不是为了我啦!”

    “乐儿,妳别否认了。妳自己应该也有发现的。只是妳装作不知道而已。”

    “可梨,我今天就嫁给妳二哥了,妳怎么和我说这种话。”

    “我只是希望妳能好好想想。妳真的爱二哥吗?我知道二哥对妳是不错了,但那是爱吗?”可梨看我不出声,又接下去,“乐儿,至少,从三哥他突然改变的态度,我知道他是喜欢妳的……”

    “别说了,可梨。难道妳要我悔婚?”

    “当然不是那样。”可梨似乎没想到这点,她突然迟疑了。“我只是希望妳会好好对待对妳好的人……”

    “妳二哥对我也不错啊!”除了不爱我。

    “但妳也别忽略三哥,三哥对妳更好吧?乐儿,妳知道吗?我昨晚听见三哥对妈说,他喜欢妳。”

    “什么?他……他说了?”,他真的是喜欢我?

    “是啊!就在妈要他做伴郎时,他拒绝了。他的声音好大,我在门外也听得一清二楚。呃,其实,是书房门没关好,我就躲在那里偷听。”可梨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说,“总之,我听到的是,三哥会搬回来是为了妳。妈要他换房间,但他坚持不换,还说……”

    “换什么房间?”我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他搬进了妳的房间隔壁。”

    “我的房间隔壁?我自己一间房?”不是和尤路肯同房?

    “对啊!所以,妳现在睡在二哥和三哥之间。”

    “什么?妳们……妳……三妈和二妈允许了?何语蔷呢?”

    “关语蔷什么事?”可梨翻白眼,然后又好像太过兴奋地说,“不只二妈和妈,连爸爸也答应了。”

    “什么?你们不在意?”我怎么觉得很不妥?难道我太过敏感?

    “唉呀!只是隔壁房嘛!又不是同床。但是,同床我们也不会介意的。妳别担心。乐儿,你们三个的房间是相通,妳应该也还不知道吧?”可梨满意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又说,“其实,妳的房间是婴儿房。所以会比较小间。三哥现在睡的,就是妳的房间。所以,妳的房间……”

    “等等!为什么会相通?”尤路森竟然这么大胆?不怕尤家人误会吗?

    “反正是情人夫妻嘛!怕什么?我们都不介意的……”

    不介意?什么情人夫妻?

    夫妻是对。但情人?

    难道可梨已经知道了我和尤路森的事?他们都知道了?

    不,不可能。尤家会这么开通吗?

    可梨地里咕噜地说着我不能理解的话。我的头脑无法思考。

    我只能被动式地被来接新娘的尤路肯带去尤家,端了茶给尤家的全部亲戚长辈后,我们又回到了我家……

    直到晚上的宴会上,我还是懵懵懂懂地。终于持续到宴会结束,我才被尤路肯带到他的房间。

    “怎么了?嫁给我这么不开心?连笑都这么勉强?”尤路肯M着我的脸,语气很温柔。

    “我不是不开心。我只是……只是很不了解。”我拉下他的手,把他拉到床上,坐在我旁边,问,“对于尤路森,他说他喜欢我,所以愿意和你分享我。那,你呢?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和他分享我?”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不是突然……我是想了很久了。越想越不了解……”看着他清澈没有隐藏的眼睛,我知道他不会说谎。就是如此,我才想问清楚。他,绝对不会骗我。“为什么还要娶我?甚至答应和尤路森分享我?你是因为怕娶到何语蔷,而不想和尤路森分享,但我就不要紧,是这样吗?”

    “乐儿,妳为什么变成这样?”尤路肯伸出另一只手,在我的脸上游移,“妳一向猜对我的心里所想,常令我很气,却又不得不佩服,但是,为什么妳现在变成这么偏激?偏激得令我心疼?”

    “你在乱说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你不喜欢我,却和我结婚。甚至不介意和你的弟弟分享我!如果要你分享何语蔷,你舍得吗?但你却舍得分享我……”我避开他的触M。“求你别对我这么温柔,这么好。这样的你,令我觉得害怕。你就像毒瘾那样,我真的好怕我会抽不了身……”

    “妳不需要抽身。”尤路肯抱住我,好紧的拥抱。好像很怕我消失般,“乐儿,别离开我。”

    “为什么是我?”我的问题他还是没有回答。“是因为不舍得分享何语蔷,所以才是我吗?”

    “妳如果要那么想也好,但是,答应我,乐儿,答应我,怎么样,也不会离开我……”

    “我记得你说过我可以提出离婚……”

    “别说。别离开我……”

    为什么尤路肯会变得这么脆弱?

    尤路森的强势令我无法拒绝。但,尤路肯却常令我不忍拒绝。

    我到底要怎么样才好?

    难道就这么接受他们两个?

    嗯。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这样也不错啊!

    只要尤路肯想结婚时还想到我。只要尤路肯真的喜欢我、要我。那,就这样下去吧!只要他们两个还要我的一天。我就满足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想到我就好》,方便以后阅读想到我就好31-3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想到我就好31-35并对想到我就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