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铃铛(纯肉NP)

他T你ru头了没有J货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铃铛优 本章:他T你ru头了没有J货

    自己挖空心思处心积虑隐藏心肝宝贝,

    还是被人发现了。

    温言恨意乍现。

    温言那双能吞噬一切豹眼,盯着铃铛Y烂不堪身躯,大手轻轻抚摸上铃铛娇ru,一点点轻抚着上面淤青,仿佛怕弄疼铃铛一般,小心翼翼轻抚着,掠过Y挺嫣红ru尖,轻轻,轻轻抚摸,眼底痛不Yu生:

    “被人揉搓都是淤青,好肿,痛不痛?”

    “不。。。”

    铃铛眼见温言如此温柔抚摸心疼自己样子,铃铛刚想回答不痛少爷,还没说完,温言条地大手瞬间用力捏紧铃铛ru尖,丰满ruR被温言手捏到变形,像要捏流出Y荡ru汁,恶狠狠蹂躏揉搓,似乎想把铃铛身上别人烙痕捏碎一般,

    “J货!SN子被人玩弄肿胀淤青成这样!S母狗!你不知道你是我所有物吗!你SX是我!这Y荡N子也是,你居然让别人G了?”

    温言他怒不可遏地回头低吼,

    脑海里不停浮现蔚迟获用力CG铃铛玩弄,蹂躏她硕大Xru样子,眼里瞬间染上自己无法控制巨大癫狂仇恨风暴,在铃铛瞳孔里反S出冰冷寒光。

    铃铛被吓瑟瑟发抖,这巨大反差让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惊恐瞪大了双眼,吃痛低呼。

    “啊。。好痛。。。”

    “怎么?还知道疼?被人G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夹紧SX夹住蔚迟获J巴不放了?啊?JB!是不是在他身下Y荡J床了?要人G死你SX啊?!”

    心底突然涌起一阵难以忍受痛楚,大手用力扇打了铃铛Xru,铃铛丰满被大手打啪啪作响,新红痕斑斑泛起,晃出了Y荡ru波,晃红了温言眼睛。

    温言凶猛地下头,用舌头拨弄着鲜红挺立ru头,在铃铛双ru间肆意啃咬,他T着她Y挺ru头,两只ru房都已经S漉漉,鲜红ru头像是在新鲜C莓一般,被T娇艳Yu滴,他T咬着,狂野不羁地眸眼却邪肆地捕捉着她眼眸。

    “啊。。。呼。。哈少爷。。别咬了。。”

    铃铛被T意乱情迷,娇喘连连。

    “ru头好Y,J货!是不是谁T你都这样?”

    温言怒火中烧,“蔚迟获T你了吗?嗯?说话!”

    “没有啊。。。。少爷。。。呜呜呜。。”

    铃铛胡乱摆头,这个时候说有是不要命了吗?

    哪知道,紧接着又是J巴掌扇恶狠狠打在浑圆ru房上,

    温言怒火冲天,妒忌恨意:“还说谎?!J母狗!我再问一遍!蔚迟获T你ru头了没有!?”

    他声音暗沉沙哑,他声音那么痛!

    “说啊!有没有!!荡F!有没有!!”

    “呜呜呜。。。有。。有。。少爷。不要这样。。。。”铃铛痛喊叫着,哭腔抑制不住哭喊着。。

    “SB!让野男人T你ru头,你就这么欠G?”

    温言大手捏紧铃铛下巴,手指用力!

    他捏得她嘴唇撅起,下巴骨骼咯咯作响!

    他要她痛!他要她痛!他要她和自己一样痛!!

    铃铛被捏痛得面Se苍白,嘴唇无血Se,眼里恐惧泪珠哗哗直流,

    “我错了。。少爷我错了。。。阿啊。我知道错了。。。”

    温言掰开铃铛大腿,大手径直往大腿根部摸去,那里糜烂不已,溃不成军,Y烂S水和着蔚迟获浑浊白Se精Y潺潺流出,SX被CG又红又肿,花瓣颜Se被G深了一个Se度,SX一张一合呼吸着,吐露着她和别人混合物!

    温言见状,双眼睁红,心底一阵阵象被咬噬痛楚,他手指chou紧,

    “被S了J次精Y进去?嗯?S货?为什么还这么多水?无时无刻想被G是不是?SX这么贪婪?”

    作家话:

    小言:

    铃铛被蔚迟获绑架一天一夜

    也就是说

    我一天一夜没G铃铛了

    我要G她

    铃铛优:是。。爷您说什么我都照办。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铃铛(纯肉NP)》,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铃铛(纯肉NP)他T你ru头了没有J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铃铛(纯肉NP)他T你ru头了没有J货并对我的铃铛(纯肉NP)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