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铃铛(纯肉NP)

她走了。。她走了。。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铃铛优 本章:她走了。。她走了。。

    “蔚迟获,你强J了我nv人!我到现在还没和你算帐!你说我欺人太甚!”

    温言锐利眸底显现冷光,笼罩着恨意。

    “真是个天大笑话!!!”

    温言神情倨傲,有一种强烈侵略感,就像一只振翅Yu飞雄鹰,只怕天空也容不下它宽阔羽翼。

    蔚迟获拳头狠狠掐紧自己掌心,微微泛白,额角筋肪暴起,身T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仿佛只要微微一动,心里大山会速度崩塌一般,身T就会随即倒下。

    “我nv人我怎么玩弄,似乎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温言手下手指chouchaRX速度并没有因为说话而停息,反而更凶猛CG着nv人NX,次次顶进nv人花心深处!nv人RX一张一合吐露着Y夜,紧紧包裹着男人手指,紧致辗转,无声磨蹭,轻轻撕咬。

    “啊。。呼。。不要了。。”

    铃铛被快速choucha顶弄直扭腰肢,呻Y连连。T内九浅一深手指不断冲刺着,充沛花Y从两人J合处不断溢出,滴在地上。

    手指耸动越速度来越快!cha进SX越来越深!

    眼见一G强烈似暴风雨灭顶般快感即将劈面覆盖铃铛全身,

    “啊啊。。。好爽。。呼。。少爷饶了我。。呜呜呜呜。。我不行了啊啊。。要尿了。。不行了yaofaolq啊啊啊啊啊啊”

    “J货!放松!别咬这么紧我拔不出来!!”

    温言察觉铃铛快要高C,低头俯身在铃铛耳际冷笑,手指骤然停下,瞬间全根拔出,

    “怎么?好爽?要尿了?在他面前SX咬这么紧?是不是更有快感了?你就这么J?荡F!!我真想cha死你!”

    铃铛整个人被折磨在温言怀里乱声哭喊着,带着哭腔声音不受控制吼出,不住求饶认错。

    铃铛真很害怕温言。

    “呜呜少爷我错了。。我错了。。。”

    蔚迟获再也忍受不住,看着nv人如此害怕模样眼里Y霾密布,森冷眼眸像要把温言拆吃入腹一般可怕,怒气沉声:

    “温言!你要谈我们就好好谈!别拿nv人说事!和她没有关系,一切都是我造成!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温言听后松开牵制铃铛大手,嘴角那一抹残暴笑意很快也沉了下来,俊脸恢复了一贯有冷峻,深沉如冰。

    “哦?”温言精锐幽暗似能洞察一切犀利,薄唇一角勾起弧度透着危险光芒,

    “怎么谈?我温言什么也不缺,你能补偿我什么?我就这么一个宝贝,你拿什么偿还?”

    温言指间修长有力抚摸着铃铛Xru,冷峻眉峰微微挑起,冷冽B人!

    “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偿还。”蔚迟获低声。

    “呵呵,你最好说到做到。”

    薄恰到好处唇勾起一抹不咸不淡笑,深眸中似早已看透一切,他倚靠在沙发上,暗H灯光落在他身上,给俊美脸增添了一丝妖孽之气,居高临下看着大门处,眉宇间透着运筹帷幄。

    “左腾!”

    “是,少爷。”左腾闻声而进。

    “把我后备箱备用西装拿过来。”

    “是。”

    温言低头看着泪流满面铃铛,指尖轻抚过脸庞泪珠,只觉铃铛气息压制着他呼吸,X腔内有一丝丝泛着疼痛,一点点吞噬自己灵魂。

    铃铛,对不起。

    温言心里沉声。

    “少爷,衣F。”

    温言接过左腾手中衣F,仔仔细细帮铃铛穿上,确保裹严严实实,而后温柔抱起铃铛,走出了别墅大门。

    “回温家!”

    “是。”

    蔚迟获看着铃铛被温言抱出了大门,一双漆黑眼眸变得空洞洞,没有焦距一般恍惚,望着他们离去背影,望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大门早就没有了铃铛身影。

    她走了。

    她真走了。

    会不会,以后都见不到她了。

    会不会,以后再也不能拥抱着她了。

    会不会,以后睡梦中她也会消失了。

    会不会,以后再也没办法ai上其他人了。

    会不会。。。会不会。。。

    她走了,空气窒息难以忍受。

    空洞洞,心早就已经被挖空了。

    好疼,心脏好疼。

    蔚迟获恍惚摸上了自己脸庞,是泪水吗。。。

    原来自己。。也会流泪。。。

    作家话:

    小获妈妈ai你。。不哭了

    你一哭我心都疼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铃铛(纯肉NP)》,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铃铛(纯肉NP)她走了。。她走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铃铛(纯肉NP)她走了。。她走了。。并对我的铃铛(纯肉NP)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